⊕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目前已有7万条数据

高级分类查找 使用帮助


跃胜油库新闻阅读

IEA暂无释放油储打算 国际油价涨至3个月高点


基本面方面,虽然欧债危机和全球经济放缓仍是主基调,但最近欧元区及美国领导人的表态都令市场对宽松政策的预期增强。市场信心增强也支撑了近期原油价格持续走高。



  但是,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动用石油战略储备的消息大幅限制油价涨幅,并推动布伦特油价最终走低。美国白宫发言人对媒体说,白宫正在密切关注汽油价格走向,并可能动用石油战略储备以遏制油价涨势。另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布伦特原油期货的重要供应源北海的石油产量将在短期减少后出现反弹,从而给布伦特原油期货造成下行压力。



“原油战略储备是否释放”正再次袭扰市场敏感的神经。8月18日凌晨,针对白宫“考虑释放战略油储”的消息,国际能源署(IEA)总干事范德·胡芬明确表示,如石油市场出现严重的供应中断,将动用战略储备加以解决,“但目前的原油市场供应充分,没有任何理由需要某国政府动用战略储备”。

  “美国单方面的想法肯定包含了私心。”对此,能源专家林伯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一个潜在的目的肯定是伊朗。因为,美国一手制造了对伊朗原油出口的封锁,现在,又一心一意地想要保证实施效果。但目前,国际油价的上涨,客观上将降低对伊朗的制裁效果。”



  至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国际原油市场涨跌不一:纽约原油期货价格继续上涨,到收盘时为止,报收于96.01美元/桶,上涨0.41美元/桶,涨幅为0.43%,且自今年5月11日以来,第一次站上96美元/桶的关口;不过,受战略油储释放等消息影响,英国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56美元/桶,报收于113.71美元/桶。



  IEA:不缺供应



  释放战略油储一直是美国“挂在嘴边”的话。从今年3月开始,奥巴马无论是在国内演讲、参加与其他领导人的会晤,还是核安全峰会,都不断在反复强调实施战略油储的事情,并得到了一些OECD(经合组织)国家的支持,比如,卡梅伦3月访问美国期间,就表达了对油储释放的“期待”。英国《金融时报》更曾一度预计,油储释放的时间点“可能会于7月1日,即对伊朗实施原油出口制裁后出现”。



  然而,在上述预测的时间点到来时,IEA并未对外释放油储。与此同时,国际油价却从6月底、7月初开始重新回到了上涨通道之中。8月18日,纽约期价站上3个月以来的高点,重新回到了96美元/桶上方。为5月11日以来首次收于每桶96美元以上,周涨幅为3.38%。10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全周涨幅为0.67%。稍早前,一些国际投行也开始重新看高布伦特油价的走势,调高了今年和明年的均价。



  国际油价的回暖让美国“坐不住”了。上周四,知情人士率先对媒体披露,白宫正重新考虑释放油储的计划。“该计划用于打压汽油价格过度上涨及整体能源成本的攀升。”知情人士对媒体表示。



  对于该消息,IEA却未予以积极回应。“目前尚无这个必要。”范德·胡芬称,“目前的原油市场供应充分,没有任何理由需要某国政府动用战略储备。”范德·胡芬同时表示,尚未与奥巴马政府就释放储备进行接洽。记者昨日登录IEA官方网站也发现,截至发稿,尚无任何与释放油储有关的公告或声明。



  这与IEA此前的多番表态有明显差别。今年早些时候,当纽约期价仍在90美元/桶以下徘徊时,IEA的说法是“目前国际油价仍可能对全球经济复苏造成影响”。这在当时被市场理解为“为第四次战略油储释放作铺垫”的信号。



  “对IEA来说,战略油储释放是影响全局的大事。”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这不仅需要IEA出来喊话,更需要OECD国家的配合与支持。不过,从此前的情况看,尽管英国和美国表达了积极的支持,但同样为油储大国的德国和意大利等国早就表达了不愿释放的态度。也就是说,在IEA内部,关于释放油储本就存在不确定性。”



  “更重要的原因是,如IEA所言,市场目前不缺少供应。”林伯强表示。



  事实上,从去年至今,OPEC成员国沙特、伊拉克等就不断对制裁伊朗可能造成的市场影响进行淡化。其中,沙特连续保持创历史新高的原油产量(1000万桶日),伊拉克的原油产量也达到了20年来的新高,且伊拉克7月突破320万桶/日的产量,已一举超过了伊朗。同时,利比亚自战争后,也逐步恢复了战前的产能。此外,为了应对可能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举动,沙特甚至会启动通往红海的油管,以应对危机。



  美国:思维之变



  公开资料显示,IEA历史上曾4次释放原油战略储备,分别是1991年海湾战争、2004年卡特里娜飓风和2011年6月期间。



  然而,与前两次“略带被动”,即供应确实受影响不同,第三次油储释放明显带有“主动出击”的因素,该因素同样体现在了美国今年对可能到来的第四次战略油储释放的叫嚣上。一个明显的对比,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11月,时任OPEC轮值主席普尔诺莫·尤斯吉安托罗(现印尼国防部长)曾公开呼吁布什释放美国的部分战略石油储备,以控制不断上升的原油期价。然而,当时在准备大选的布什予以了回绝,其理由是“战略石油储备只是为石油供应突然中断所设,并非要应对石油价格上涨”。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一来一去的转变体现了美国在能源价格态度上的思维之变。



  “就今年的表态而言,美国包含了很强的私心。”林伯强说,主要是因为,国际油价上涨将让制裁伊朗原油出口的效果大打折扣,这等于违背了美国制裁伊朗的初衷。



  事实上,伊朗正在积极应对美国的制裁——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17日报道,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最近就表示,“如伊朗能够深思熟虑地抵制住包括制裁在内的敌国压力,那么不但制裁会失去其效力,未来敌国也不可能再次使用相关制裁措施。”



  “另一个用意肯定在于美国的大选。尤其是,与去年相比,奥巴马的支持率未有明显提升,在与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的较量中,任何不利消息,都会影响奥巴马的连任。”一位曾在美国留学的募投人士对本报分析,“与中国的自来水、电力价格上涨一样,美国民众对汽油价格非常敏感。一旦超过了一定的承受价格,势必会带来不利影响。”



  而业内人士认为,即使如美国预期的那样释放战略油储,对市场的影响也相当有限。“可以预计,加入第四次抛储,出现一段时间的下挫后,油价肯定又会重新涨起来。因为,原油市场早就不完全由基本的供需层面来决定价格走势了,而是由高盛、大摩等金融机构决定未来的走向。”业内人士称。


发布时间:2012-08-20 14:08:09  被阅览数:1134  [关闭窗口]

上一编:国际油价重上96美元 国内油价9月7日后或将上调
下一编:成品油9月又临上调窗口 每吨或涨350元


COPYRIGHT (C) 2006 山西省朔州市跃胜实业公司
公司地址: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五里滩
邮政编码:038300 电话:0349-3024429 3026088 传真:0349-3022341
京ICP备05000190号